苏锐说道我必须等选手登上擂台之后才能做出选

澳客彩票登录 admin 浏览

小编:是这样的。服务生连忙解释:单挑,也就是一对一的对赌,这是我们天马会所的一大特色,具体的说来,这场擂台赛只有您和米少参与,赢了的人可以让输家为其做一件事情,而且输家

“是这样的。”服务生连忙解释:“单挑,也就是一对一的对赌,这是我们天马会所的一大特色,具体的说来,这场擂台赛只有您和米少参与,赢了的人可以让输家为其做一件事情,而且输家必须要答应。”
 
    “输家为赢家做一件事情?”苏锐眯了眯眼睛:“做什么事情?”
 
    服务生摇了摇头:“只有在有了输赢结果之后,双方才会开出自己的条件,在此之前,谁也不知道对方究竟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但是唯一的要求是不能伤及人命。”
 
    好大的赌注!一旦输了,无论别人提什么,输家都必须要去完成!
 
    哪怕让你围着首都一边学狗叫,一边爬一圈!
 
    看来,这一对一的对赌,只有发生在双方具有极端仇恨的情况下!
 
    或许,到那个时候,这种学狗叫之类的放弃了尊严的做法,都是最简单的了!赢家对输家有着无限的仇恨,而拥有这种机会,赢家完全可以借机置于对方于死地!
 
    否则的话,谁又会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如果输家拒不执行赢家开出的条件,又该怎么办?”苏锐眯了眯眼睛:“总要有个规矩来保证执行吧?”
 
    服务生说道:“这个更简单,我们天马会所会对此事全权负责到底的,输家不可能违约的。”
 
    苏锐的眼睛里面骤然腾出两道浓烈的精光:“你们天马会所何德何能,竟然有本事保证输家一定执行赢家的要求?我想,法院宣判的强制执行都不一定能够做的到吧?”
 
    ——————
 
    ps:第二更送上!
 
    回到家了,累成狗啊累成狗,大家手里有月票的都投一下啊,明天烈焰继续开启加更之路!
 
 第1823章 论起挖坑的能力
 
    在苏锐看来,这件事情的确如此。
 
    就连法院宣判的强制执行不一定能够起到作用,这个天马会所又能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这赌注强制性的完成呢?
 
    更何况,能够参加这种一对一的赌局的人,全部都是会所的最高端vip,这种会员的身份和背景都是不可小觑的,天马会所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把仇恨拉到他们自己的身上?
 
    万一那些吃了亏的高端会员们要对天马会所展开报复怎么办?
 
    似乎是看穿了苏锐内心深处的担心,这个服务生笑了笑,然后解释道:“苏先生,您尽管放心好了,这几年来,不是没有高端客户因此而对天马会所生出恨意来,可是,我们从来没有一次是惧怕这种报复的,既然是规则的制定者,那么也就必须充当规则的实施者。”
 
    “真是好大的口气。”苏锐毫不犹豫的回道。
 
    “苏先生,这一点不正是从侧面说明了,我们天马会所是公平公正并且实力雄厚的吗?”服务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颇有一种自豪感。
 
    “实力雄厚,这一点我相信。”苏锐摇了摇头:“不过至于公平公正……这还是算了吧。”
 
    “我说你在废话什么呢?到底敢不敢跟我一对一的对赌?”米少对苏锐大吼道。
 
    由于双方的出价都已经达到了五千万,米少几乎是杀红了眼,他自认为自己是胜券在握的,还生怕苏锐不和他对赌呢!
 
    他想要得到张紫薇,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而且是最快的!
 
    “你不敢了吗?”米少用上了激将法:“之前加价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会这么怂,太让我失望了。”
 
    说着,他忽然伸出一只手来,加重了语气,指着苏锐,说道:“美女,只配属于强者!”
 
    这是决斗宣言吗?
 
    听了这话,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谁才是强者?
 
    “我不敢?”苏锐简直连冷笑的表情都懒得做了:“对赌就对赌,不过我得加个条件。”
 
    “什么条件?”米少自以为已经是胜券在握了,生怕苏锐不答应:“只要不过分的话,我想我都会满足你的!”
 
    “在我先选择押注拳手的基础上,再增加一条。”停顿了一下,苏锐说道:“我必须等选手登上擂台之后才能做出选择来,并且我们的选择需要秘密的填写在纸上,人选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在比赛的过程中,标写着我们押注的纸条必须要封存起来,你觉得怎么样?”
 
    听了苏锐的提议,米少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
 
    他一下子并没能想出苏锐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为什么人选的结果只能有他们两人知道?为什么纸条必须要封存起来呢?
 
    以米少的脑子,真的想不到苏锐在刚刚的那几句话里面所埋的坑,一旦他同意了苏锐的要求,那么就只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的份儿了!
十分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苏锐真正的目的,是要通过米少,牵扯出后面的大鱼来。
 
    这天马会所,身后究竟站着何方势力呢?
 
    一听到苏锐说“赌局有猫腻”,立刻便戳到了米少的痛点!
 
    因为这赌局真的是有猫腻的!
 
    生怕苏锐因为心生怀疑而就此放弃,米少连忙说道:“好,我答应你的条件,希望你在赌局结束之后,能够主动完成我提出的要求。”
 
    苏锐微微一笑:“彼此彼此。”
 
    …………
 
    第三轮的比赛终于要开始了,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在这天马会所的地下深处,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这种让人激动人心的一对一对赌的情景了!
 
    米少挑衅的看了苏锐一眼,却发现后者仍旧非常的淡定。
 
    “我让你淡定,我让你装逼。”米少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我倒要看看,过一会儿,你还能不能继续这样装逼!”

当前网址:http://sanqing-trade.com/a/aokecaipiaodenglu/20181115/8.html

 
你可能喜欢的: